西门子医疗行贿事件被指“乌龙”

发布日期:2017-03-01 13:08:02

 尽管“行贿门”最终被演变为乌龙事件,但外资工业巨头西门子的在华业务似乎仍阴云重重。

 
5月初,有消息援引知情人士披露,中国国家工商总局去年开始对西门子旗下医疗部门涉嫌贿赂医院使用其高价医疗设备产品一事展开调查,涉及医院可能多达1000家。
 
不过,国家工商总局新闻发言人随即澄清称,“国家工商总局没有展开对西门子公司商业贿赂的调查,也没有接受相关媒体的采访”。
 
5月11日,西门子方面也向时代周报记者发来“澄清声明”称,“对于所问询的新闻报道中有关西门子中国医疗业务的情形并不知晓”。
 
西门子方面同时在声明中指出,“事实情况是: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正在对西门子医疗实验室诊断业务的市场与业务模式进行了解,该模式在全球行业内被普遍采用。与最近媒体报道的情况相反,这一工作并未涉及任何腐败问题,也与任何个人利益无关。西门子已经在积极配合工商部门开展工作,以期尽快消除有关部门的疑虑,完成这一工作”。
 
尽管这一引起轩然大波的消息被证实为“乌龙事件”,但资深医药行业分析师边晨光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从该事件的发生,以及目前国家相关部门开始扶持国产医疗设备产业的大环境来看,以西门子为代表的医疗巨头在华处境将发生变化。
 
引爆丑闻连锁效应
 
尽管西门子方面以及国家工商总局已经双双出面澄清,但西门子医疗部门丑闻却并未因“澄清”而停止,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今年年初,一封名为《致西门子医疗经销商的公开信》引爆的西门子“丑闻”被再次提起,同时被再次诟病的是西门子医疗在中国的销售管理问题:签假合同制造虚假业绩,同时被指“这几年西门子一直面临着很大的库存压力”。
 
上述“公开信”由多名经销商发起,称西门子医疗强迫代理经销商签订虚假合同,做假订单。该公开信号召其他西门子医疗经销商讨回被公司没收的10%合同定金。
 
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上述事件的起因实际与2010年西门子医疗中国区CEO吴文辉上任后引发的销售管理问题有关。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吴文辉当时力挫其他几位竞争者履任的主要原因,就是提出了中国区年增长30%的超速发展计划。而与之对比的是,当时另外两大器械巨头GE、飞利浦的年增长率仍然定在了15%左右。
 
这一超速发展计划为后来西门子医疗在中国的事业埋下了祸根。根据经销商向媒体披露的信息显示,在高发展的压力下,西门子医疗纷纷出现了压货的行为。“西门子医疗器械的销售经理没完成任务时,会找个别经销商帮忙下假订单。这是因为,若是经销商不帮西门子的销售经理做假订单,后者无法完成业绩,就得离开西门子。”
 
但同时在西门子医疗的销售规则中还规定,与经销商的合同有效期是一年,一年后可以延长3个月,如果100万的订单还无法发货,10万下单时的保证金将被西门子医疗总部没收。如此一来,经销商之前压货的保证金就没有办法拿回来。
 
2014年10月份,西门子德国总部新任CFO发现了大量未兑现的订单—这些订单中有的已经被压了3年之久。因此,西门子总部对华经销商出台了一项销售新政,规定“新合同一定要有书面通知书和医院的合同、现场的审核等才能发货,以前的老订单则全部没收”。
 
因此才出现了上述西门子经销商大规模地要求退款的现象,仅影像设备的退款金额就高达20亿元。
 
不过,就在近期行贿“乌龙”事件之后,已经有经销商向媒体证实“和西门子的纠纷已经基本解决”,部分经销商开始拿到西门子医疗返回的保证金,但仍有部分与西门子医疗合同未到期的保证金款项暂未退回。
 
另据《经济观察报》、《21世纪经济报道》称,“一季度财报显示,西门子医疗中国区订单量下滑超过50%。另有西门子医疗经销商向媒体透露,今年第二、第三季度,西门子医疗在中国的订单或许下滑更严重”。
 
时代周报记者并未在西门子2015财年一季度、二季度财报中找到上述西门子医疗中国区订单量下滑信息。不过根据上述两季财报,西门子中国区整体订单量却有下滑,同比分别为-17%、-16%。而西门子医疗部门2015财年一季度、二季度利润则分别下滑13%和2%。
 
行贿事件被指“乌龙”
 
上述“乌龙事件”中,西门子被指控的具体贿赂方式为通过捐献医疗设备的方式,换取院方在此器材上独家使用公司开发的化学试剂。这一行为被指违反了中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8条。
 
该条款规定:“经营者不得采用财物或者其他手段进行贿赂以销售或者购买商品。在账外暗中给予对方单位或者个人回扣的,以行贿论处;对方单位或者个人在账外暗中收受回扣的,以受贿论处。”
 
上述消息同时还具体指出,此次被曝光的贿赂事件涉及包括验血设备在内的多种医疗器材,涉案医院多达1000家。该调查此前从未被外界知晓,或将掀起一轮针对更多医疗设备制造商的广泛调查。
 
与这一消息几乎同一时间传出,彭博新闻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的一则报道,则将“被调查”的范围,扩展至包括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飞利浦(RoyalPhilips N.V.)和西门子(Siemens AG)三家外资医疗设备制造商,三家企业的英文首字母组合为GPS,被查内容同样指向“其在华业务是否存在商业贿赂和价格垄断”。
 
不过,国家工商总局针对“西门子”的澄清让上述两则消息同时沦为“乌龙”。
 
时代周报记者试图向西门子中国方面询问上述“乌龙”事件中所指出“用指定试剂送设备”的做法在西门子医疗设备销售中的真实性和普遍性。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并未获得西门子中国方面对上述问题的回复。
 
然而,一名在浙江地区从事医疗设备销售的资深人士张名(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用指定试剂送设备”的做法在医疗器械检验领域其实很普遍。
 
“这种模式在医疗设备销售中其实普遍存在,尤其是血液透析设备和测序设备销售,则更是惯常的做法。而且采取这样做法的往往是经销商。”张名称,“所以如果仅仅根据这种模式就说是商业贿赂、有问题,那有关部门早就查处了,而且也不会仅仅是西门子一家”。
 
不过他同时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尽管上述模式属于普遍现象,但并不代表这一模式下不会生成“商业贿赂”。医院在购买大型医疗器械时,三个环节比较容易出现贿赂行为。一是采购,因为大型器械尤其是进口器械,直接是返以数百万的金额;二是耗材方面,医院采购后,相关负责人可以获得返点;三是耗材维护方面,很多器械能使用多年,但需要维护,这其中也可能产生贿赂”。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高端医疗设备市场,但市场份额一直被跨国企业垄断。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的《2014-2018年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也指出,在我国医用器械领域,约80%的CT市场、90%的超声波仪器市场、85%的检验仪器市场、90%的磁共振设备、90%的心电图机市场、80%的中高档监视仪市场、90%的高档生理记录仪市场均被外资企业垄断。在部分领域,进口设备的覆盖率甚至可达100%。
 
在华处境或生变
 
分析人士认为,上述“乌龙”事件剑指GPS三家外资医疗设备制造商,或为外资医疗巨头在华处境生变的信号。其中,中国医疗设备市场整体政策环境转变也成为上述转变一个重要因素。
 
2014年起,国家相关部门开始扶持国产医疗设备产业。2014年5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启动首批优秀国产医疗设备公开遴选工作,计划形成优秀产品目录,提高医疗机构对国产医疗设备的采购比例。
 
2014年8月,国家卫计委和工信部联合召开推进国产医疗设备发展应用会议。两部委表示,为推动国产医疗设备产业发展,将重点推动三甲医院应用国产医疗设备,将建立主动使用国产医疗设备激励机制。
 
渤海证券在上述乌龙事件发生后发表研报称,“我们认为此次西门子被查乌龙事件的背景是以GPS为代表的跨国巨头多年来主导着我国医疗器械的高端价值链,也是导致我国看病贵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一事件将会引起各方对高端医疗器械国产化的迫切性更为关注,有望继续推动我国高端医疗器械国产化的步伐加快”。
 
资深医药行业分析师边晨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指出:“无论是医疗设备还是制药企业,这些跨国企业在中国的市场环境将越来越难。尤其是高端设备的销售肯定会受到影响。需要注意的是,跨国巨头给我们的印象一直是高端,但他们其实有完整的产品线,医院终究还是要采购设备,所以我预测未来跨国企业的销售重点可能会转向中端。但是可能会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
 
而在通用电气工作多年、现为国产医疗设备生产商飞依诺董事长的奚水则指出,国际大型医疗设备厂商在中国市场已经开始遭遇国内企业的反击。
 
“国产的生产商迈瑞、飞依诺以及深圳的生产商虽然数量不多,但已经蚕食了中低端市场。在CT、MR这些大型设备上,虽然国际品牌依然占有绝对优势,但是像政府大力支持的国产制造商上海联影已经开始向这一市场发起挑战。”奚水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
 
西门子中国方面并未对时代周报记者提出的国内政策环境转变等问题作出置评。不过,在其2014财年年报的表述中,因业绩增长放缓,西门子方面已经明显感受到了上述压力。
 
“中国财政补贴的减少正在影响医院的财务状况,也因此影响了医院的投资意愿。相比较上一财年,2014年度的增长已经放缓。中国市场的需求也已经发生变化,从重点投资大型医院开始转向持续投资中小型、地区性医院转变。随着这种变化,来自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医疗设备制造商的竞争压力,以及因此导致的价格压力将持续增加。”上述年报分析。
 
同时,西门子方面还在其2014财年年报“风险”中进一步指出,中国市场中的本土的竞争对手或将给西门子带来严峻威胁,造成其市场份额损失、利润率下降等风险。而其在中国的业绩增长计划也将因中国政府扶持国产制造商而存在受阻风险。
 
需要指出的是,在CT、MR这些大型设备领域,上述国产医疗设备生产商飞依诺董事长奚水所指出的“政府大力支持的国产制造商上海联影”,其主要挑战对象确为西门子,且其成长与西门子有匪浅的关系。
 
据悉,2011年前后,西门子医疗器械团队经历一番变故,众多技术人员跳槽,这其中上海联影“功不可没”,其创始阶段大部分核心管理层、技术团队均跳槽自西门子。此外,联影股东中的“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系上海国资背景。
 
联影官方网站显示,公司自2010年10月筹建以来,进入了多个高端市场,包括X射线计算机断层扫描仪(CT)、分子影像(MI)、磁共振(MR)、X射线(X-ray)、高端放疗(RT)设备等。联影所进入的领域目前为国际巨头垄断。
 
另据报道显示,联影医疗产品与国际品牌相比,平均价格下降三成左右,个别产品价格降幅超过一半。目前联影产品已经走进北京、上海多家三甲医院。
 
2013年,西门子将上海联影告上法庭已显示双方“矛盾”,其上述理由是“不正当竞争”,但一审败诉,二审败诉,西门子全部诉讼请求均被驳回。后于2015年初,西门子再度一纸诉状将上海联影送上被告席,此次的事由是医疗专利申请权属纠纷、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最高人民法院网发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31日发布的判决书显示,西门子又一次败诉。